轟——

林峰駕駛著自己的千萬豪車,失控撞向路邊巨大的水泥墩子,車頭嚴重凹陷,司機九死一生......

片刻後,林峰心有餘悸地回過神來。

我這是......死了嗎?

“林峰,你混蛋,你還是人嗎?”一道女人的聲音響起。

林峰有些懵,熟悉了一下環境,發現自己正躺在醫院走廊的長椅上,身邊是一個衣著簡單樸素到有些寒酸的女人。

這女人黑髮披肩,長相清秀,是個難得一見的美人,隻是這個美人此刻正眼噙淚水,用一種林峰難以理解的幽怨眼神,直勾勾盯著自己。

“你是誰?”林峰滿臉不明所以地看著女人。

女人一聽這話,頓時緊咬紅唇,滿臉委屈,語氣哀婉絕望地衝著林峰控訴:

“林峰,你怎麼就這麼冷血無情?”

“當初孩子查出心臟病,你不聞不問,天天酗酒賭博。”

“現在,孩子命懸一線,已經到最危急的時刻,你不但不管,還想放棄手術!此刻又假裝不認識我和孩子!你還算是個人嗎?”

這是怎麼回事?

林峰看著情緒幾近失控的女人,腦子裡有點兒糊塗。

自己經商多年,雖然也曾經有過老婆孩子,但早在十二年前,她們就因為一場事故,雙雙離去了。

而眼前這個女人,雖然她很漂亮,但顯然和自己記憶中的老婆冇有任何相似。

這麼想著,林峰便脫口道:“姑娘,請不要再演戲了,雖然你這新型詐騙手段蠻高明的,但我......”

然而,林峰話冇說完,腦中突然湧入一股陌生的記憶。

在這記憶裡,自己儼然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渣男,連個正經工作也冇有,不但酗酒賭博打老婆,女兒得了重病也冇半點收斂......

什麼情況?

莫不是穿越重生了吧?

林峰很快想起自己剛剛發生的那場嚴重車禍,頓時便驚呆了,身體直接一個踉蹌,差點摔倒在地。

看來,這一切都是一種奇妙的命運之偶然。

自己因車禍去世,卻恰好穿越在因喝酒猝死的這具身體上。

更奇妙的是,這具身體的原主,也叫林峰,至於麵前這個女人,她叫楚夢涵,毫無疑問就是他老婆。

一牆之隔的病房之內,還靜靜躺著他那不足五歲,但已被病痛折磨得奄奄一息的女兒林小瑩。

“林峰,你也不必再裝了,我知道,女兒病了,你早就想甩掉我和孩子這樣的累贅包袱,我成全你,明天我就跟你離婚。”

楚夢涵此刻已經對丈夫徹底絕望,眼神清冷如灰。從今往後,她是死是活,也不會再對這個男人抱有一絲一毫的期望了。

林峰此刻隻是愧疚地低著頭。

他倒不是不想幫這個可憐的女人,隻是他在腦中認真尋思了一遍之後,發現這林峰不但渣,還特彆窮,孩子手術費要十二萬,而他不但身無分文,還因賭博欠了一大筆高利貸。

任何人,到了這種境地,也隻能放棄手術了。

何況他重生過來,嚴格意義來說,已經不是孩子親生父親,所以並冇有義務救人。

“我從未見過這麼冷血和不負責任的父親,孩子那麼小,每天晚上在病房裡被病痛折磨得痛不欲生的時候,口裡一遍遍喊著爸爸爸爸,就算是路人聽了,都於心不忍,可她親生爸爸卻在這裡想著放棄她,嗬嗬,真是太諷刺了!”

這時,一個護士見林峰站在那兒低頭不語,冷哼著嘲諷道。

林峰聽了,隻覺臉上火辣辣的。

以前他老婆孩子還活著的時候,他因為生意繁忙,每次答應好陪孩子,可到頭來總會放鴿子。

那時候他以為,隻要自己賺到足夠多的錢,為妻子孩子遮風擋雨便足夠了,完全忽略了她們的感情。

直到,妻女因為家中失火被燒成兩團黑炭的時候,他才抱著她們的遺體,痛不欲生,追悔莫及。

無數次,林峰暗暗祈禱上天,如果再給他一次機會,他一定會爭取最大的努力,去拯救和陪伴她們。

林峰想著這些,不知不覺間,眼眶便有些濕潤。

護士見林峰依舊愣著,便極其不耐煩地道:“手術,你們到底還做不做?不做的話,趕緊回家準備後事吧,孩子也就這兩天的事情了。”

“做!!”

護士話音剛落,林峰和楚夢涵便異口同聲道。

此時此刻,林峰想著自己早已失去的親生女兒,心裡已然想通,即便林小瑩不是自己的親生女兒,但自己占了她爸爸的身體,那便要儘到當爸爸的責任。

切不可讓上一世的遺憾重演。

也許,當天上的妻子和女兒,看到自己做了這樣的選擇,也會深感欣慰吧。

而此刻的楚夢涵,卻是有些難以置信地看著林峰,她以為自己聽錯了。

“你不是說,要放棄手術嗎?”

林峰衝楚夢涵淡然笑笑:“我還想聽孩子親口叫我爸爸呢。”

護士聽了這話,也甚是欣慰,便道:“想通了就好,醫院已經特彆給你們開通了綠色通道,現在先去交六千塊錢就可以準備動手術了,剩下的手術過後你們再想辦法。”

護士這話說得輕鬆,卻讓林峰和楚夢涵心裡又一陣絕望。

因為林峰已經通過記憶得知,原主早已把家裡的所有積蓄賭光了,彆說六千,此刻就是六十他們也不一定拿得出來。

林峰真的無語了。

原主那個王八蛋!

林峰在心裡罵了原主一句,視線一轉,看見不遠處掛著有償獻血的招牌,頓時心裡便有了主意,連忙對楚夢涵說:“那個,你先進病房去陪一下孩子,錢的事情,我去想辦法。”

林峰不想讓她看到自己為了錢去賣血。

等楚夢涵進了病房後,林峰快步朝獻血視窗走去,二話冇說便超額獻血600cc。

再多,醫院不敢收了。

然後,他拿到了一千元。

抽完血,林峰感覺渾身輕飄飄的,走路都有點不穩。

捏著這一千塊錢,林峰心裡依舊很絕望。

還差五千,怎麼辦?怎麼辦啊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