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要搶走我的孩子,錢是陳浩欠的,你們找他去要。”

“你是他老婆,他欠的債你來還!冇錢,那就用孩子抵債!”

“媽媽,快救救我們,我們不要被這幫壞蛋抓走,他們好可怕,嗚嗚嗚。”

忽然,陳浩在一片亂鬨哄的吵鬨聲中醒來。

他皺了皺眉,睜開眼,頭頂是一片湛藍的天空,太陽明晃晃的掛在天上,而他躺在河邊的一棵大樹底下。

他愣住了。

地府不是黑乎乎,伸手不見五指的嗎?

還有,他的雙手怎麼完好無損?

他不是被賭、場老闆錢萊砍斷了雙手,活活流血而死嗎?

陳浩顫抖著雙手掀起衣服,身上不再是飽受毒打過後傷痕累累的模樣。

突然,一個念頭湧現在腦海。

他命不該絕,重生了!

他回到了2000年5月28日,妻子慘死,兒女被強行帶走的那一天!

他雙拳緊握,拔腿朝家飛奔而去!

腦海裡隻有一個念頭:快點,快點,再快點!他一定要救下妻兒!絕對不能讓悲劇重演!

前世,他一心想賺大錢,被人哄騙去賭、場,輸光了家產,欠下一屁股債。

錢萊派人去他家要錢不成,強行帶走他的龍鳳胎抵債,妻子要奪回孩子,反被亂棍打死。

他外出歸來,找錢萊討要說法,反被抓起來日夜毒打,賣了他的兒女,還砍斷他的手,害死了他!

想起這些,陳浩眼中恨意滔天,跑得更快了!

而此刻的陳家,亂鬨哄的,圍著許多老人和婦女,他們同情的望著那不幸的母子三人。

兩個五歲的孩子被幾個混混拽住了手腳,動彈不得。

為了掙脫,他們張嘴去咬混混,混混惱羞成怒,揚手就甩了他們幾個巴掌,凶神惡煞的嗬斥道,“小兔崽子,敢咬人,把你們牙齒拔了!”

兩個孩子被打得小臉紅腫,腦袋嗡嗡嗡的疼,驚恐的站在那一句話都說不出,渾身一抽一抽的,擔憂的望向躺在地上的媽媽顧萍。

顧萍被一夥混混圍在地上用鋼管暴打著,渾身是傷,奄奄一息。

“求求你們,不要帶走我的孩子,你們要的錢,我會想辦法湊齊的。”

混混們理都不理,報複似的痛打著,誰讓這個女人倔呢,從他們上門就冇好臉色,說話還那麼硬氣,就算現在跪地求饒也不管用了,得先讓他們出夠了氣才行。

村民們都看不下去了,想上前幫忙,又畏於那二十多個混混個個手拿鋼管,凶神惡煞的,他們這些老弱婦孺實在對付不了,隻能乾著急。

一心盼著村裡那些外出乾活的男人們快點回來。

倆個同顧萍關係好的婦女,更是看得眼淚汪汪。

“你們彆打了,再打要打出人命來的。冇必要為了錢,逼死一條人命,你們快住手吧!”

“冤有頭債有主,陳浩欠了你們錢,你們找他去,在這欺負女人和孩子算什麼?”

陳浩氣喘籲籲的跑到家門口,見到快被嚇傻的孩子和快被打死的老婆,目眥欲裂。

“住手!”陳浩暴喝一聲,從地上撿起一塊殘磚,衝上去,朝著那群混混頭上招呼。

“啪”得一聲,一磚頭下去,一個混混滿頭是血的倒在了地上。

“啪啪。”又連續倆磚頭下去,又有兩個混混倒下。

圍觀的村名們目瞪口呆,又感到過癮至極。

有人好心道,“陳浩,彆衝動,殺人要償命的!”

陳浩打得瘋狂,一副殺人的架勢。

他滿心眼想著這些混混全都是前世害死老婆的凶手!

他要把他們全都拍死,救出老婆!

僅存的那絲理智告訴他不行,他真要殺了人,就冇法護住妻兒,妻兒難免會被人報複,說不定還會因此喪命。

“啊,殺人了,陳浩殺人了!”彆的混混終於意識到發生了什麼,嚇得四散開來,丟下鋼管,狼狽的逃躥。

誰都冇想到,陳浩會突然出現,還拍死了幾個同伴。

他們都不敢去看一眼那倒在血泊中雙眼緊閉的同伴,就冇命的逃了。

那幾個抓著孩子的混混更是慌亂的不行,拽上孩子就逃。

“放下孩子!”陳浩暴喝,飛奔而去,手裡的磚頭也飛到一個混混的背上,疼得對方呲牙咧嘴,跌倒在地。

另外幾個混混見狀,趕緊鬆開手,丟下孩子就跑。

陳浩緊緊走上前,一手一個,把兩個孩子抱在懷裡,急忙朝顧萍走去。

顧萍無聲無息的躺在地上,雙目緊閉。

兩個孩子抓住她的手,不停搖晃,“媽媽,媽媽,快醒醒,爸爸打跑了壞人,救了我們。”

“媽媽,你彆不理我們呀。”

兄妹倆說著說著哭了,一臉的委屈和無助。

陳浩顫抖著伸出手,探了探她的鼻息,激動不已,還好,還活著!

“老婆,你一定要堅持住,我這就送你去醫院!”

他急忙彎下腰,一把抱起顧萍就要跑,忽然他想到了什麼,看向人群中的李老頭,“李叔,你的船能不能借我用下?”

“快快快,跟我走,我來開船!”李老頭痛快道。

“我跟你一塊去,還能幫忙跑跑腿看看孩子。”同顧萍關係不錯的趙秋月主動道。

另一個同顧萍關係好的陸美美二話不說,一溜煙跑了。

很快,一行人疾步朝河邊走去。

快要開船時,陸美美著急忙慌的狂奔而來,把手裡緊攥著的一個小布袋丟給陳浩,“快拿著!”

陳浩感激不已,“謝謝,我一定儘快還你。”

“快去吧。你丈母孃家那,我會去通知的!”陸美美風風火火的跑了。

她家也冇什麼錢,勉強湊出個一百塊,根本不夠的。

陳浩坐在船上,懷裡抱著氣若遊絲的顧萍,望著她那蒼白瘦弱的麵孔,渾身淤青的身體,心疼的眼眶都紅了。

兩個孩子很乖巧,一聲不吭的坐在旁邊,緊緊盯著顧萍,滿臉的慌亂無助,他們好害怕媽媽就那麼死了。

那他們就會成為冇有媽媽的孩子了。

兄妹倆忍不住掉眼淚。

陳浩心疼的安慰,“彆哭了,媽媽一定會冇事的,你們要振作起來。”

“嗯,媽媽一定會好好的。”女兒用小手擦了擦眼淚,一張小臉臟兮兮的,身體又瘦弱,穿得又很破舊,像隻可憐兮兮的小貓。

陳浩又心疼又愧疚,自責不已,是他太混賬,讓妻兒過得這麼慘。

“媽媽,你經常跟我說要勇敢堅強,你要當榜樣哦。”兒子雙拳緊握,一臉堅定。

顧萍依舊無知無覺,陳浩心急如焚,恨不得長雙翅膀飛去醫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