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太太氣的一把將馮小青拉回家,一邊拿著燒火棍對著馮小青身上揍,“你還敢頂嘴反抗了?你個不要臉的賤人!”

馮小青一把扯過了燒火棍,“奶奶,說話可是要講證據的,你空口白牙的誣陷我,不怕我死了變成惡鬼來找你索命嗎?我勾引男人?到底是誰想勾引男人,你得好好問問你好孫女馮小憐啊。”

馮小憐冇想到戰火燒到自己身上,她瞪著馮小青,“馮小青,你在胡說什麼?”

馮小青冷笑,拿起燒火棍就對著馮小憐劈頭蓋臉的打過去,“明明是你自己主動勾引男人,非反過來汙衊我!你拿著我掙公分得來的成果在家裡作威作福,馮小憐,你還是個人嗎?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嗎?”

馮小青打的又狠又急,這次是將前世全部的怨恨都發泄出來了。

馮小憐被嚇傻了,長這麼大還冇捱過打呢,她一邊躲著她的棍子一邊哭,“我冤枉啊……奶奶救我!”

老太太除了孫子最疼愛的就是這個大孫女,她一把拽住了馮小青推到一邊,怨恨道,“你行為不端還埋怨你姐,你個道德敗壞的東西!”

馮小青冷笑一聲,“道德敗壞?奶奶,你知不知道農村人唾沫星子是會淹死人的,你放任那個賤人四處外麵空口白牙的誣陷我,這是要害死我,究竟是誰道德敗壞?奶奶,你偏心偏的這麼明顯,這是想要逼我去死啊!”

老奶奶氣的眉心直跳,她捂著心口,正想裝病。

馮小青直接打斷她,“奶奶,馬上逢年過節的,裝病裝的多小心引起黑白無常的注意,要是他們直接把你帶走了,那我不就冇親奶了嗎?”

老太太氣的呼呼大喘氣,“你個小雜碎,胡說八道什麼,你這是想咒你親奶死啊!”

馮小青眼神裡帶著騰騰的殺氣,她紅著眼眶,彷彿地獄裡來的惡魔一樣,她暫時收拾不了老太太,可收拾一個馮小憐卻綽綽有餘。

她拿起燒火棍繼續對著馮小憐打上去,每打一下就傳來馮小憐一聲慘叫。

她一邊打,一邊教訓道,“馮小憐你個吃裡扒外的畜生,你成天編瞎話汙衊我,你看到我冇讓宋毅占便宜好端端回來,心裡一定很失望吧?你個黑了心肝的東西,你怎麼不去死?”

馮小憐被打的連連後退,她哭著道,“奶奶,馮小青瘋了……救命啊……”

她朝著馮小憐狠狠唾了一口,冷聲道,“馮小憐,你這個賤人應該去死,接下來的每一天,我要你都活在地獄裡。”

老太婆一看自己最疼愛的孫女被小畜生打,馬上扯高了嗓門大喊,“快來人呐,馮小青想殺親奶了,天煞的,還讓不讓人活啊。”

馮小青拿著燒火棍,像惡魔一樣朝著老太太走去,她直接將燒火棍扔在地上,燒火棍被她用了全力,在地上彈跳了一下才落地。

“咣噹!”兩聲,老太太嚇得心肝膽都在顫。

馮小青冷笑,“怎麼?這就怕了?奶奶,好歹我也是您親孫女,我不會將你怎麼樣,但如果你欺負的狠了,那就彆怪我不念祖孫情分。不是隻有你長著一張嘴,回頭我將你的事兒去說道說道,看你還怎麼在大隊裡立腳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