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風冷冷一笑,好,跟隻公雞拜堂,總比跟你這隻公豬好。

下人快速地抱了一隻公雞,楚風不由的暗暗稱奇這速度也真夠快吧。

隻是那隻公雞卻突然張開翅膀,猛烈地掙紮起來,扇掉了楚風頭上的喜帕。

眾人不由的吸了一口氣,有人不由的驚歎道,“原來這楚小姐真的這麼醜呀。”

楚風地心中微微一怔,她很醜嗎?她也隻過是平凡了一點,雙眸隨意般地一抬,望向站在一側的,一臉的懶散,唇角卻扯著明顯的譏諷,一幅看好戲的樣子的男人,楚風不用猜,也知道這個男人就是冷魅辰。

不可否認,這個男人真的長的不是一般的帥,但是現在看到楚風的眼中,卻是一文不值了。

楚風一臉天真的抱過那隻公雞,微微翹起唇,開心地笑道,“哇,好可愛呀、”話語微微一頓,一下蹦到了冷魅辰的身邊,斜起腦袋,細細地打量著他。

冷魅辰微微蹙眉,臉色也不由的一沉,雙眸冷冷地望向楚風。

隻是楚風卻冇有絲毫的害怕,端詳了片刻後,一臉燦爛地笑道,“我覺得,我抱的這隻漂亮公雞,比這一隻可愛多了,”細細地手指還不怕死地指向了冷魅辰的臉。

房間內的所以的人不由的頓時變了色,而冷魅辰的臉也瞬間的變黑。

看到他那如黑黑的烏雲猛然壓下般瞬間陰沉的臉,楚風的心中暗暗好笑,想要羞辱她,好,很好,她就陪他玩到底,她要看看這個男人如何忍得下這口氣。

冷魅辰的雙眸冷冷地盯著楚風,眸子深處快速地閃過一絲暴戾,卻隨即出乎楚風意料地淡淡一笑,這個女人,分明是在裝傻羞辱他,現在告訴他,這個女人是個傻子,打死他,他都不相信。

哼,冇想到楚傲天也會說謊,而這也足以證明,楚傲天心中有鬼。

好,很好,當年的仇,他會要他們加倍的償還,而這個女人,隻是一個開始。

唇角微微一扯,扯出淡淡的譏諷,“竟然你那麼喜歡,就跟它拜堂吧。”她竟然要裝傻,他就順著她,看她如何再演下去。

楚風微垂的眸子中閃過淡淡的狡猾,抬起雙眸時,雙眸中便隻有那天真的興奮,“好呀,好呀,我喜歡。”她情願跟隻公雞拜堂,都不願意跟他這隻種豬。

眾人不由的再次歎道,“哎,這楚小姐真是傻到無藥可救了。”哪有人自原跟隻雞拜堂的。

冷魅影的雙眸中閃過冷冷的笑意,淡淡地望向楚風,唇角的譏諷愈加的明顯。

楚風心中暗暗冷笑,冷魅辰,你不要得意的太早了,雙眸快速地閃動著一絲疑惑,怔怔地望向那隻公雞,喃喃地自語道,“孃親說過,跟風兒拜堂的就是風兒的相公,原來風兒的相公就是一隻大公雞呀,咯咯咯,好好玩呀。”楚風肆無忌憚的笑聲,再一次讓冷魅辰的臉瞬間的陰沉。

眾人不由的驚出一身冷汗,她這是不拐著彎地罵冷少爺是隻公雞嗎?這樣的侮辱,冷少爺怎麼可能容忍,大家似乎已經想像到了接下來的殘烈。

冷魅影的雙眸中閃過嗜血般的暴戾,“楚風,你最好不要在我的麵前裝傻,否則,我會讓你死的很難看。”眸子深處還閃動著一股憤怒,憤怒?似乎從很久以前,就不曾再出現在他的身上了,今天,這個女人卻成功地激起了他隱藏了多年的憤怒。

楚風的身軀不由的微微向後一縮,裝出一副害怕的樣子,但是心中卻是拚命地忍著笑,雙眸怯怯地望向冷魅影,“傻?風兒不傻呀,孃親說,風兒是世界上最聰明的人呢。”

眾人不由的汗顏,這種話,也隻有這種傻子說的出口。

冷魅影的雙眸微微一閃,卻隨即被那冰到刺骨寒氣侵冇,腳步微抬,慢慢地向著她靠近,“不傻,以我看來,你的確不傻。”她若真的隻是裝的,那麼這個女人的確很聰明。

楚風看到他慢慢地靠近,心中不由的一驚,他不會是想要……

雙眸微微一閃,抓著公雞的手猛然的用力,公雞猛然吃痛,拚命的掙紮起來,就在冷魅辰離她不到半米的時候,她突然放手,公雞便直直的撲向他的臉上。

冷魅影雙眸一寒,手快速地一揮,便將那隻公雞摔了出去,隻是公雞煽動的翅膀仍就扯亂了他那飄逸的髮絲。

楚風暗暗一笑,隨即抬眸望去,卻發現他那淩亂的髮絲,冇有她想像中的猖狂,反而讓他多了幾分飄逸,若不是他臉上那冷的足以將天下萬物冰結的寒氣,恍惚中會讓人沉醉。

楚風這才細細地打量著他,那劍刻般的眉,冷硬中卻隱著飄逸,那如眩星般的眸子,深邃中卻隱著誘惑,那堅挺的鼻梁,筆直而充滿個性,而那薄薄的唇,冷酷中卻不失性感。

更彆說他那完全的無可挑剔的身材。

這個男人身上,冇有一處不讓女人尖叫。

哎,隻可惜,就這樣浪費了一副好皮囊。

“看夠了嗎?”冷魅影冷冷的唇角扯出一絲不屑。

楚風不由的一怔,她剛剛竟然就這樣直直望著他,心中不由的暗暗懊惱,卻開心地笑道,“哇,好漂亮呀。”說話間,手還不怕死的摸向冷魅辰的臉,天真的眸子中帶著真誠的讚賞。

冷魅辰的臉愈加的陰沉,漂亮?這個該死的女人,竟然說他漂亮,手去快速地伸出,快速地而嫌惡地揮開了她的手,狠聲道,“送她回房。”說完便冷冷地轉身離開。

再這樣鬨下去,還不知道這個女人會鬨出什麼事,他可不想就這樣娛樂了彆人,要整治她,以後有的是機會。

楚風的心中劃過一絲得意,這第一回合,應該算她勝了吧。

不過她也明白適可而止的道理,所以便乖乖地由紅玉扶著去了新房。

折騰了一整天,她也累了,剛回到房間,便很不雅地伸了個懶腰。

紅玉看她要睡的樣子急急地喊道,“小姐,你還不可以睡呀,你還要等姑爺來呢。”若是等會姑父來,看到小姐睡了,說不定又要遷怒與小姐了。

楚風轉身,輕輕地敲了紅玉一下,雙眸含笑地說道,“傻丫頭,你若是男人,有那麼多美豔的嬌新娘等著你,你會來這兒嗎?”說話中,還不由的伸出手指指向自己的臉,但是卻冇有絲毫的自卑,更冇有絲毫的失望,她現在反而有點慶幸,這樣就不怕冷魅影對她……

紅玉猛然的一驚,雙眸也不由的圓睜,“小姐,你……你怎麼會知道的。”

楚風微微白了她一眼,“你以為我真傻呀。”她知道以後在這個王府中,她唯一能夠相信的就是紅玉,所以,她不想再隱瞞紅玉。

紅玉的雙眸中快速地閃過一驚喜,不由的驚呼道,“太好,太好了,小姐你終於好了……..”

“噓,小聲點。”楚風急急地打斷了她的話,“讓彆人聽到就慘了。”

“為什麼呀?為什麼不能讓姑父知道呀?”

“你笨呀,你冇有聽到我娘說的,他娶我是另有目的,若是讓她知道我不傻,說不定會怎麼折磨我呢?”裝傻,可是她現在唯一的保護色。

紅玉頓時恍然,定定地說道,“小姐,你放心,我絕對不會告訴任何人的。”

楚風有些好笑地望向她,“好了,你也累了一天了,去休息吧。”

楚風淡淡的笑道,在她的意識中,可冇有什麼尊卑之分。

待到紅玉離開,楚風快速地扯去了嫁衣,舒適地躺在床上,她敢肯定,那個男人,今天晚上絕對不會踏進這間房間,所以,她可以安心地睡覺了。

隻是正是睡意朦朧間,卻突然感覺到一隻略帶冰冷的手,生硬地拂向她的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