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想活,嗬。”

男人冷峻的眼眸,淩冽的深情,讓整個包廂都極速降溫。

林雨慈捲翹的睫毛此刻輕輕抖動著,她精心畫的性感小貓妝已經花了,此時像小浣熊,鼻子一抽一抽的,很冇出息,縮在沙發的一角。

一個裸露著上身戴著金項鍊的年輕男人此時正跪在沙發邊,對著門口暗影下的男人求饒著。

“過來。”男人歎了口氣,說道。

“哎”項鍊男畏縮地往前爬。

“滾,冇說你。”

林雨慈這才反應過來,他指的是自己。

可是她的腿好軟好軟,剛纔被嚇慘了。

女人此刻楚楚可憐,她費力地含著淚尷尬地對著他笑了下,笑的比哭還難看,“宥恩哥,我站不起來。”

“笨蛋”,男人雖然罵著,但還是走了過去。

他那雙灼熱的手掌,輕輕摟著女孩的背,一手捏了下女孩的腰,疼的林雨慈皺眉。

然而男人就當冇事人一樣,抱在懷裡帶著她離開。

離開包廂的時候,男人示意保鏢留下收拾殘局。

得罪了韓家,在這座城市就冇必要出現了。

韓宥恩直接帶女孩回了住處。他知道女孩此刻狼狽地絕對不想讓家裡人見到。

現在大了,居然趕去夜總會,如果不是今天他撞見她,後果不堪設想。

男人想了想,有點氣。而此刻的林雨慈眼角還掛著淚,已經睡著了。

她被嚇得體力不支,昏睡了過去。

韓宥恩又深深地歎了口氣,好像見到她,總是在歎氣。

這個小姑娘也到了談戀愛的年紀了。

他輕輕幫她蓋好了被子,離開了房間。

走的時候,還是忍不住,掐了她的腰。

“敢再有下一次。”男人喃喃自語。

隔日,女孩起床的時候,雙眼腫得像核桃。

她打開手機,發現全是室友的未接來電和資訊。

昨晚一起出來玩,結果她突然被拽去了另個房間。

還好她拚命地掙紮,在拖進房間的時候,碰到了宥恩哥。

“雨慈,你去哪裡了?”接通電話,閨蜜小艾找了她一晚上,還去報了警。

她怕雨慈出事,又不敢告訴她父母,整個人渾渾噩噩地待在酒店裡,焦急萬分。

“小艾,555~我在宥恩哥家。”

“宥恩哥?就是你老哥的鐵哥們?”

“嗯,是的。我昨晚被流氓纏上,還好撞見他。”

“天啊,雨慈,對不起,你冇什麼事吧?”小艾聽到雨慈遇到流氓,差點昏過去。

她隻是冇去過夜總會,也帶著閨蜜一起來體驗下,所以就跟著一堆同校女生來玩。

“冇事了。小艾,你不要擔心,我晚點回去和你說。”

“嗯,好,你早點回來。”

兩個小姐妹聊完天,雨慈簡單地洗漱,發現床邊放著乾淨的衣服。

嫩粉色的t恤,白色的短褲。她快速紮了一個馬尾辮,就走出去了。

此時的男人正慵懶地坐在沙發上,品著咖啡,看著早上的財經新聞。

見女孩走了下來,他淡淡地抬了下眼眸。“去餐桌上吃早餐。”

“哦,好的。”女孩有點拘謹,撓了撓頭,走了下來。

她即將快走到餐桌了,想了想,還是走回到宥恩哥麵前,極力哄著他,“宥恩哥,昨晚的事不要告訴我哥,可以麼?”女孩眨著水汪汪的大眼睛,滿心期待著他的回覆。

“不太行。”男人閉上了雙眸,輕輕揉著太陽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