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青瑤差點冇吐了。

不過她還冇說話,就見孟玉珠已經迫不及待的伸出手,從盒子裡拿出了那對翡翠鐲子,她到是好眼力,知道這個最值錢。

然後就將鐲子套在了自己的手上。

“好看嗎?”

孟玉珠一雙眼第一時間望向了孟青瑤,看似歡喜,實則炫耀,她就是喜歡這種,騎在孟青瑤的脖子上,為所欲為,她卻屁都不敢放的感覺。

明明她也是爹的親女兒,還是爹爹最寵愛的女兒,憑什麼,她錦衣玉食,自己卻要在鄉下受苦。

孟玉珠心裡一時得意到了極點。

“好看,玉珠生的俊俏,帶什麼都好看,青瑤日後若有什麼好東西,多想著你妹妹一些,你容色一般,待再好的東西也是浪費,”老夫人尖酸刻薄的道。

藍氏皺眉,像是終於忍不住了似的,正要辯駁,卻被一旁的孟青瑤攔住。

然後就見孟青瑤上前,為難道:“祖母,平日府裡什麼好的香的,全緊著玉珠妹妹都無所謂,但今日這鐲子,卻是萬萬不能給她的。”

“為何?”

老夫人一聽這話,登時一蹦三丈高,黑著臉皮簡直嚇死人,就跟護食的母狗似的,就連孟玉珠也愣住了。

不過她眼底卻透著冷笑,知道老夫人不會輕易乾休,她且坐著看好戲就行了。

孟青瑤早有準備,露出幾分可憐之色,哀求道:“祖母有所不知,這鐲子於我意義非凡,如果玉珠妹妹真的喜歡鐲子,我屋裡還有一副紅玉鐲子,兩對極品翡翠吊墜,若在不行,在加一串珍珠項鍊,都給妹妹,隻求妹妹把這鐲子留給我,行嗎?”

一語出,一屋子人都露出了驚訝之色。

藍氏第一個不理解,給一個鐲子和項圈,她內心已經很不舒服了,如今青瑤怎麼主動給出這麼多?

而老夫人聞言,一張黑臉卻是漸漸轉了色,因為哪個輕重,一目瞭然。

這翡翠鐲子雖然好看,卻不及那紅玉鐲子稀罕,還有耳墜子,珍珠項鍊,想想都是成堆的銀子啊。

於是老夫人輕聲咳嗽了一下,示意孟玉珠。

孟玉珠也不傻,儘管她也不知道,孟青瑤為何突然轉變態度,但能得這麼多好東西,舍一個鐲子又算不得了什麼。

所以她此刻身心異常愉悅的道:“既然這鐲子對姐姐意義非凡,那就還給姐姐吧。”

“如此太謝謝妹妹了。”

孟青瑤一臉感激,藍氏卻是心裡難過又心疼,明明都是她女兒的東西,如今卻是……強盜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。

“姐姐客氣。”

孟玉珠正要摘鐲子,卻見孟青瑤忽然湊近了她,在她耳邊,用隻她二人才能聽到的聲音譏諷道:“原來你也不過如此,賤婢也配這好東西……”

一語出,孟玉珠原本好好的情緒,登時騰的一下燃起了一股無名的怒火,孟青瑤敢戲弄羞辱她,什麼拿東西來換,都是騙她的?

彼時,孟青瑤已經起身,一如往常的笑道:“不與妹妹玩笑了,快快將鐲子給我,晚些我把東西給你。”

“是啊,”老夫人也點了點頭。

但是孟玉珠摘鐲子的動作卻是已經僵在了那,此刻在聽著孟青瑤假惺惺的言語,越發肯定這是一個圈套,東西一回去,怕是她就永遠肖想不得了。

該死的賤人。

之前的喜悅,加上此刻的羞辱和憤怒,令孟玉珠幾乎瞬間就惡向膽邊生。

你的東西貴重,意義非凡是嗎?不給我,那你自己也彆想要!

一念至此,孟玉珠心中冷笑,看似是在摘鐲子,但是卻在摘下的瞬間,忽然手一鬆,手裡的鐲子就應聲落在了地上,摔出了一地的碎片。

“哎呀,姐姐對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孟玉珠一臉假裝驚慌,眼底卻滿是嘲諷之色的望向了孟青瑤,卻冇想到,反撞上孟青瑤同樣含笑的眸子。

“天哪,鐲子怎麼碎了,這可是嫻妃娘娘賞賜的……”

這時門外忽然傳來一聲驚呼,就見門外站著兩個皇宮的內侍太監,正是之前前來送東西的人。

隻是這二人不是早就已經被打發走了嗎?怎麼現在還在孟家?

不過根本來不及細思這些細節,孟青瑤已經第一個撲通一聲,跪在了地上,一臉驚怕,藍氏聞言,也不由得麵色一變,跟著跪下了。

而老夫人與孟玉珠還完全不知道,發生了什麼,到是老夫人身邊有個董嬤嬤,也忽的跪倒在了地上。

“你跪什麼?”

老夫人皺眉問。

這董嬤嬤來曆與旁的嬤嬤不同,是當初孟少亭發達後,接老夫人入京特意花價錢請來的嬤嬤,是在豪門大戶裡伺候過的,也算見多識廣,是用來給老夫人掌眼的,隻怕老夫人粗枝大葉的,胡亂唐突,不知門道。

如今這董嬤嬤也算派上了用場,支支吾吾的道:“這,這鐲子是宮裡嫻妃賞賜的?按律法,毀壞宮裡賞賜,可是要做罪的,輕則打板子,重則要流放的。”

“你說什麼?”

此言一出,不光老夫人愣住了,孟玉珠也嚇的騰的一聲坐了起來,因為站立不穩,搖晃著險些跌倒。

“東西不是將軍府送來的,怎麼成了嫻妃賞賜?”

孟青瑤麵上悲切,心裡卻是冷笑,傷心著說道:“東西的確是宮裡嫻妃賞賜的,嫻妃就是我表姐的姨母,因她有一副同樣的鐲子,我也喜歡,便央求她在給我求一副來,所以嫻妃名義上是給我表姐的,我表姐又轉增於我,方纔我說這鐲子於我意義非凡,便是在此了……如今,如今可怎麼好,嗚嗚嗚……”

孟青瑤還著急的摸了幾滴眼淚。

原本以為隻是宅門裡的鬥心眼,冇想到一下上升到了宮規律法,孟玉珠也不過十四歲,一下亂了方寸,隻能一臉害怕的看著老夫人。

老夫人則立刻道:“青瑤,既然嫻妃是你表妹姨母,你就說鐲子是你砸的,你有將軍府護著自然會無事,玉珠不行的,玉珠受不住這些的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