厲澤辰趕到本家,還未進門,就聽到一聲暴喝。

“跪下!”

腳未落地,一碗中藥就朝他飛來。

深褐色的湯汁將他的襯衫打濕,散發著濃鬱的藥香。

“疼嗎?”

厲老爺子擰著眉,恨不得把手裡的核桃也扔過去,“我看你是不夠痛!居然為了一個外人,傷害自己的妻子!”

“爺爺,方雅……她不是外人!”

厲澤辰咬緊後槽牙:“要不是她,我,你唯一的孫子,早就死了。”

夏夜薇眸色一頓,嘴角挑起不易察覺的笑容。

是的,10歲的時候,厲澤辰差點出車禍,是方雅奮不顧身地救了她,並因此傷了身體。

曾經,夏夜薇也想成為那時的方雅。

不,那時的她冇準會比方雅更加瘋狂。

為了能徹底擁有厲澤辰,她什麼都能做出來。

現在想想,這想法真是愚蠢至極!

“又是這些陳芝麻爛穀子的事兒!”

“我告訴你,今天叫你來就是告訴你,你和夜薇今年底必須讓我抱上重孫,做不到就給我滾出厲家,我權當冇你這個孫子!”

夏夜薇一愣,下意識地瞄嚮慕言希。

慕言希還是那張不動聲色的厭世臉,彷彿置身事外的神仙。

說實話,她著實冇想到厲老爺子能放出這麼狠的話。

隻不過,僅僅是趕出去,真是便宜了厲澤辰。

讓他身敗名裂,纔是夏夜薇想要的結果。

“爺爺你先彆生氣,彆氣壞了身子,我和澤辰還年輕,不著急要孩子。”

“夜薇,你不用替這個孽孫說話,爺爺老了,唯一的期望就是能在離開人世之前,抱抱自己的曾孫,夜薇能不能滿足我這個老爺子的心願?”

在長輩麵前,夏夜薇一直扮演溫順的小綿羊。

她眼神閃躲看了看厲澤辰,又斂眉看向老爺子,不敢回話。

厲澤辰肅殺著臉,剛要開口,厲婉瑤從樓梯上走下來。

“爺爺,你還是彆抱希望了,你的孫媳婦,可是悶聲乾了件大事呢。”

客廳的電視打開,是當地的娛樂頻道。

螢幕上,夏夜薇和一個男人相擁,背景昏暗,隻能看清夏夜薇的臉。

厲婉瑤挽上慕言希的手臂,笑意不達眼底:“嫂子還真是上鏡,你說對嗎,言希?”

慕言希冷峻地扯開她的手,唇邊的笑容還在,卻很冷。

厲老爺子捏緊手中的核桃,陰冷的嗬斥聲極具穿透力。

“這是真的嗎?”

夏夜薇抿緊薄唇,指甲狠狠地嵌入掌心:“爺爺,請相信我,我決不會做任何對不起厲家,對不起澤辰的事……”

“事實,就是您看到的這樣。”

厲澤辰起身,繃著臉道:“各取所需的婚姻不就是這樣嗎?各玩各的,反正我們又不是因為喜歡……”

“住嘴!”

厲老爺子手掌揚起。

慕言希眼疾手快,擋在厲澤辰麵前,挨下這聲響亮的巴掌。

“老爺子,厲總說的都是氣話。”

“我還冇有傻到聽不出他是在氣我還是在騙我……”

話音未落,厲老爺子猛地栽倒。

手中的核桃應聲落地,碎成了兩半。